尊青

【七夕特供】小孩儿

周劢:

 


*七夕发糖


*污 非常的污


  


沃里克走过烟店后的街角,捡到了一个小男孩。小孩儿看起来只有十岁出头,在不算炎热的天气里只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背心,抱着一把长刀萎顿地缩在垃圾桶旁边,像一只皮毛无光的小黑猫。


 


沃里克走到他的身边,和他说话,小孩儿却只睁着一双乌乌的眸子,懵懵懂懂地看着他。


 


在几经试探之后,沃里克大概判定,这个小孩儿不是听力有问题,就是脑子有问题。他本不是那种会对流浪的小孩儿施舍太多善意的人,但是在看到小孩儿手臂上大概是被军靴踹出来的肿得已经发紫了的鞋印后,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改变了主意,打算把小孩儿领回家。


 


小孩儿对沃里克的好意接收不良,在他几次示意小孩儿站起来跟自己走却无果之后,他单手把小孩儿提了起来,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小孩儿的体重比他想的轻了太多,手臂拢起来才发现他的身上真的就只剩下了骨头。大概是有很多天都没有吃饭了,小孩儿的挣扎有气无力,几下就被沃里克镇压了。他的手搭在小孩儿的屁股上,在走路的颠簸下,那里的骨头几乎戳疼了他的手心。


 


把小孩儿扛回了家,丢在了沙发上,沃里克打开了冰箱,打算先给小孩儿弄点吃的。等他煮好了意大利面把面盛出来了以后,转身看去,小孩儿几乎还保持着被丢过去的那个姿势,只是从沙发上挪到了地上。他双手揽在膝盖前,牢牢地抱着那把刀,像小动物一样的眼睛从有些长了的碎发间看着沃里克,样子几乎有些乖觉。


 


沃里克不知道为什么笑了起来。他端着盛好了的面走过去,把盘子放到了小孩儿面前的茶几上。


 


“吃吧。”沃里克尽量用和缓的语气对小孩儿说。


 


小孩儿眼神向那碗面溜了一下,又收了回来。沃里克注意到他明显地咽了一下口水,但是仍然并没有动,只是保持着抱膝的坐姿,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命令。


 


沃里克几乎都要替他感到难过了。他在脑中想了想怎么让小孩儿能不再那么拘束去吃面的方式,可是却突然觉得毫无办法。


 


最后沃里克只是把那盘面从茶几上端了下来,放到了地上,小孩儿的面前,拿起叉子,递给他,又一次说道,“吃吧。”


 


小孩儿抬起脸来,用试探询问的眼神看着他。沃里克发现他的脸是那么的小,皮肤黄黄的,带着浓重的黑眼圈,鼻头看起来软软的,显得他是十分年幼。


 


沃里克把叉子塞到小孩儿的手里,脸上带上了一点毋容置疑的命令的表情。


 


“快点吃。”


 


像是就在等着这个命令,小孩儿立刻顺从地接过了叉子,手微微有些抖地,埋头吃起了面。


 


开始还是小心翼翼地,小口小口地吞咽,时不时还从下面偷偷地窥视一下沃里克的表情,在发现沃里克没怎么看着他以后,小孩儿逐渐变得大口大口连咀嚼都省略了地囫囵吞咽。沃里克用余光注视着小孩儿的那副样子,看着他蹲在沙发脚捧着盘子狼吞虎咽,突然觉得自己在看一只饿了很久才被投喂了的小狗,连他头上支愣着的头发都显得可怜兮兮。


 


等小孩儿把盘子吃得干净到几乎发光的时候,沃里克大概觉得他并没有吃饱。虽然锅里还剩下一些面,但是考虑到饿太久之后一次吃太多对胃不好,沃里克就没再给小孩儿盛上剩下的一些。而小孩儿也完全没有流露出还想再吃一点的意思,他端着那个和他的身体比起来都有些大的盘子,望着沃里克,似乎想表达去哪里可以把这个盘子洗干净的意思。


 


沃里克微笑了起来,把那个盘子从他手里接过来,随手丢在茶几上,然后一只手就揽住了小孩儿细细的腰,把他提了起来说到,“不用管它,先带你洗个澡。”


 


小孩儿这次没有挣扎,安静地缩在沃里克肋骨的一侧,任沃里克把他从二楼提到了一楼,把他放在了浴室的地面上。


 


小孩儿大概明白这是要给他洗澡的意思了,沃里克刚一个眼神示意下去,他就开始乖顺地脱下衣服。


 


软塌塌的黑色背心脱下来以后,沃里克就发现,男孩儿瘦弱的程度比他想象的极限还要可怕。憔悴的胸骨从薄薄的皮肤下面毫不委婉地戳出来,而肋骨也可以用肉眼就轻而易举地数清。他的腰部则纤弱得像个束腰多年的女子,让沃里克觉得自己两只手就能握得过来。


 


沃里克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青青紫紫不过好在没有开放性伤口的伤痕,几乎要叹出气来。


 


小孩儿解开松松地扣着的裤带,脱下军绿色的长裤,又脱下白色的一眼就能看出洗过远远超出了布料所能承受的范围次数的内裤。男孩儿的大腿也是瘦得惊人,细细地显出骨头来。而他的阴部看起来则明显地发育迟缓,没有一丝毛发,安静地缩着,就像是沃里克第一眼看到他时,他那个萎顿的坐姿。


 


沃里克勾了勾嘴角,对等待着他的命令的小孩儿指了指浴缸,叫他坐进去。在沃里克拿着淋浴头试水温的同时,小孩儿手脚并用地爬了进去,又坐成了那样抱着膝的姿势。沃里克试好水以后,把水流从小孩儿的后背冲上了他的头顶。在把他软软的黑发都淋湿以后,沃里克把洗发水倒到手里,手法温柔地揉进了他的头发。小孩儿小小的脑袋就在沃里克的手下,沃里克轻轻地按压着他的头皮,小心地留意着不让泡沫飞进他的眼睛。不过就算飞了进去,小孩儿多半也是会一声不吭的。沃里克看着小孩儿短且湿漉漉的睫毛,心里突然间对他怜爱得没有办法。


 


让小孩儿闭上眼睛冲干净了他头上的泡沫以后,沃里克又给小孩儿全身打上了香皂。小孩的皮肤虽然缺乏营养,但是在沃里克的手下滑过,仍然软软的。把香皂泡沫也冲掉后,沃里克塞上了浴缸的橡皮塞,拧开水龙头,让里面蓄起热水。小孩儿像是从来没见过这种洗澡的方法,小手从膝盖上拿下来伸进热水里,有些好奇地捧起一湾热水,又让水流从他指间漏了下去。


 


沃里克见他这幅样子觉得很有意思,把自己的袖子又挽高了些,双手伸进浴缸里握起来,用掌心的空间盛满了水,又保持着这个姿势抬起来,掌心一压,让水流从虎口处喷了出来。


 


“看,像鲸鱼喷水一样。”沃里克笑着说。


 


小孩儿愣愣地盯着他,又盯向他的手,一脸稚嫩的困惑。


 


沃里克不由得开始笑话自己了,这样一个连话也不会说的小孩儿,又能知道鲸鱼是什么呢?


 


于是,沃里克不再说话,而是示意他模仿自己的样子,试试看能不能从手掌心喷出水来。


 


一开始,小孩儿还有一些拘束,可是在沃里克不断的鼓励下,他也学起了沃里克的动作,把小小的手掌握了起来。失败了几次之后,小孩儿的掌心终于涌出了第一股低低的水流。他的表情又惊讶又欣喜,还有一些呆呆的,让沃里克不由手掌扶上了小孩儿的脑袋,表扬般地揉了揉。


 


小孩儿似乎得了趣味,一次一次玩得更顺利,水花也越喷越高。但没成想,一个冷不防,一股水流从他掌心猛地溅到了沃里克的衬衫上。


 


沃里克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小孩儿的表情却因为他这个细微的表情彻底陷入了恐慌。他局促地伸出手,半是想拿什么东西给沃里克擦衬衫,半是想从浴缸里站起来,却不成想,有更多的水花飞了出来,溅湿了沃里克的长裤。


 


裤子湿黏黏的感觉不是很好受,沃里克尽量不让自己流露出不适的样子,对完全不知所措了的小孩儿敷衍地说了一句坐下就侧身去拿毛巾。


 


可是,就在他拿毛巾的空档,小孩儿却像是一条鱼一样,从浴缸里滑了出来,跪在了沃里克坐着的小板凳前。


 


沃里克十分惊讶地看着他,惊讶到他看着小孩儿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掏出了自己的东西,都没来得及伸手阻拦。




【后文和谐部分请戳http://weibo.com/p/1001603877865858181243








祝大家七夕快乐=3=

评论

热度(124)

  1. 尊青n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