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青

【团兵】深蓝色战歌MAZARINE BATTLE HYMN - 23

枕上半弦:

Chapter 23 出发


“夜网”的未读消息上显示着“扎克雷”三个字。埃尔文正要点开的手指不禁顿了顿,悄悄吸了口气,这才打开消息。


最高长官低沉浑厚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响起。


“我希望你所请示的都是真实的,是为了清剿绿眼的目的。我不想看到我的士兵因为不必要的事情牺牲。”


年轻特工的蓝眼睛在终端悬浮屏的蓝光下闪烁着微光。


“当然。请首长放心。”他动了动手指回复道。消息窗口关闭后,面前就是新的任务面板。星际舰准乘证、星际通行证、作战单位间合作密令等等文件一应而全,整齐排开。埃尔文迅速检查了一下,终于轻轻松了口气。


终于可以行动了。


 


新婚燕尔的伊斯顿先生最近在伽马城论坛上真的很火。


从住进史密斯上校的房子里后就开始花式秀恩爱,今天是老婆在手帕上绣的漂亮名字,明天是浪漫丰盛的烛光晚餐,就算古早土气了点也丝毫没有关系,毕竟在现在这个时代大众娱乐极度缺乏,能看着别人秀秀恩爱也是好的,说不定还能沾沾喜气。


于是今天“一个人战斗”的新帖又火了。


“【告别帖】你们不要嫉妒我,我要去德尔塔城度蜜月啦!”


德尔塔城是战前著名的度假胜地,战后虽然也萧条了不少,但仍保留着极美的风光,并且随着人口的缓慢增加,又因为其良好的自然环境而渐渐繁荣了起来。只是战时的交通管制非常严格,人口流动被严格限制,想要去那样远的地方转一圈是普通百姓想都不敢想的——别提民用飞行器三十分钟就能飞到,就是在新元前,也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航程。可战时就是战时,和平时期习以为常的事情现在都是奢望。


所以“一个人战斗”的帖子一发出来,立即引发了热议。


有羡慕嫉妒他好命的,有猜测是史密斯上校送的蜜月的,有嘱托他多带点德尔塔城特产回来的,不到一上午又是几百层的高楼。


伊斯顿先生中午出去买焦糖的时候,碰上对街的大爷笑眯眯地问好道:“要出去度蜜月啦?”


伊斯顿微微红了脸,挠着头憨笑道:“嘿嘿,过两天,过两天才走呢。”


 


距离上次拜访的一周之后,埃尔文再次前往布谷巷的时候,是和那天一样的傍晚。这次的晚霞分外鲜艳,在天边一层层地晕开温暖的亮红,又一层层融化到深紫的暮色中去。Levi’s的店门口依然挂着“Closed”的牌子,埃尔文想了想,还是没有进对面大叔的店门——毕竟自己对外宣称的是一周之前就离开伽马城了,此时再不能像以前一样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街上。


他伸手推了推Levi’s的店门,锁的。


于是理所当然地绕到后门去。


不用担心房子的主人不在,也不用担心这样的非法入侵民宅会引得对方的什么不满——因为埃尔文清楚得很,那房子里的精神力状况早已告诉他,房屋的主人此刻没有任何阻止他的能力。


所以埃尔文现在心情好得很,事情正按照他的计划进展下去。


布谷巷的房子后面紧挨着另一条街,没有后院。埃尔文趁着暮色渐浓,街上行人稀疏,翻上二楼的窗台,轻轻拉开窗户钻了进去。


屋里很黑,一点灯光都没有。这幢房子里因为主人的缘故没有安装任何的智控装置,就算有人走到屋里了也不会有灯亮起来。这种古拙的设计放在楼下的甜品店还能说是意趣,用在居家的二楼,就不好说是固执还是笨拙了。


反正也没黑到看不见,埃尔文索性也不去找灯的开关在哪儿,就着暧昧的暮色朝里走去。


房子不大,于是没走两步就穿过起居室,毫无阻碍地进了卧室,对上床上的小个子男人乌沉沉的眼睛——埃尔文简直想笑起来——即使是现在这种状况,对方能做的也不过是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瞪着自己而已。这个认知再次验证了他之前的知觉,让人非常愉快。


但他没有笑出来,甚至连一丝笑意都没有显现在脸上。如果真的笑了,依照面前这位的性格,说不定会直接失控吧。


在对视的同时他迅速地观察了一下环境。二十平米不到的小房间,左面墙上开窗,窗前的书桌上什么也没有。开门的墙上打了柜子。床贴着墙放在另一边,床头放了一个矮脚桌。除此之外什么装饰都没有,整洁程度与其用一丝不苟来形容还不如说是强迫症,当然也有可能是出于特殊身份的保密需要。总之就算是这样,作为住家的地方,埃尔文还是觉得实在单调乏味了点。


于是他把注意力又集中在屋里唯二的生命体上,说:“还能起来呀。”


“拜你所赐。”


利威尔用阴沉的声音回答。事实上他正努力抑制着右手不受控制的颤抖。因为感觉到敌人的入侵才从昏睡中挣扎着醒来,光是坐在这里听对方说话就已经动用了全身的力气,这样的感觉实在是糟糕。他的精神领域自一周以前被攻击后就没修复过,原本就处于狂躁边缘的精神力,若不是之前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恐怕早已崩溃。


本来情况是不至于这样糟糕的,事情发展至此是因为——


“抑制剂没有了?”


让事情变得更糟的原因被罪魁祸首轻轻巧巧地道了出来,还带着仿佛无辜的表情似的。利威尔的头晕了晕,咬牙道:“你来就是说这个的?”


“当然不是,”埃尔文好整以暇地在床边坐下,转了转身子对着利威尔的眼睛,“我来是想带你走。”


利威尔发出一声嗤笑。他很想问对方在上来的时候是不是失手摔下去过,砸到了头。显然没想到此时头脑不太好使的其实是自己。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因为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埃尔文平静地道。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一周前的事情你没有报告格林。对他们来说现在埃尔文·史密斯已经离开伽马城了,不管你是跟踪他去了别的地方还是怎样,显然在他们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之前并没有找你聊聊的意思。然而你又没把这件事情告诉那边的任何人——熟人,或者朋友什么的,经常到你这儿来的那个驴脸瘦子叫什么?你没有告诉他们,显然是因为害怕告诉他们任务失败之后格林也会很快知晓,所以不能说,连拜托他们送抑制剂过来也做不到。自己精神受创无法出门去买抑制剂,又不能靠人送来,你是准备躺在这儿等死吗?”


利威尔晕沉沉的不说话,事实上他只听清了对方的最后一句。


其实就是等死没错啊。头疼得好像要炸裂,利威尔艰难地扯了扯嘴角。那天从昏迷之后醒来,自己做的唯一一个决定——几乎是本能——就是不把袭击埃尔文失败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宁肯躺在床上忍受可怕的精神创伤。没有想过之后要怎么办,也没想过要是就这样死了怎么办。就这样昏昏沉沉地直到今天。


要不是出于动物般的自我保护本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而挣扎着醒来的话,还指不定会那样睡到哪一天。


他强撑着集中精神去听对方的话,苍白的额头爆出青色的静脉。埃尔文仿佛是叹了口气般,道:“你这样我怎么跟你说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探出精神触丝,稍稍修补了哨兵之前被戳了个对穿,又因为濒临狂躁而千疮百孔的精神领域。片刻后见黑发青年的目光终于有了些神采,才继续道:


“如果你跟着我走,我不但可以马上修复你的精神领域,还可以再给你一个收集那样东西的机会,等你回去组织那边就可以交差。一举两得,何其美哉。”


利威尔的脑子终于稍稍清醒了点,也大致理解了对方的意思。然而他对此并不置可否,只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埃尔文坦荡道:“子星。”


哨兵的眉这下狠狠皱了起来:“子星?哪个子星?”他没去过母星之外的任何行星暂且按下不说,英尼克缇发动战争以来,目前还有子星在母星的控制之下吗?据他所知应该是没有吧?对方为什么要去那里?


“这个现在不能告诉你,”埃尔文道,“我有我的目的,我们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你想让我去做什么?”


“自然是发挥你哨兵的作用。”


“欧罗巴军部不缺哨兵吧。”


“缺的很,一年前死许多呢。”


“……”一年前当然是指那次“剿灭绿眼”行动,两败俱伤,谁都没讨着好处,讽刺的很。利威尔顿了顿,还是决定不跟对方在这个话题上呛声,于是挑眉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埃尔文微笑着答道:“那我就只好再把你戳个对穿,扔在这里发臭了。”


利威尔凶恶地瞪着他。


埃尔文泰然。


利威尔的头还是疼,他实在无法想出这家伙到底要做什么。然而正如对方所言,眼下自己没有其他选择——他丝毫不怀疑对方所说的,如果自己不答应就会被再次戳个对穿。就算自己不怕死,也不代表自己愿意把生命浪费在这种无聊的小事上。他再次打量起对方——施施然坐在床边,随意搭在膝盖上的手没有用任何力气,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自信得好像自己绝不可能不答应似的……好吧。


反正这一切格林都不知道。


青年在脑海里浮现了一下那个老头的脸,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更何况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能去母星之外的地方晃一圈,不管能不能拿到东西都算是稳赚不赔。还能有什么是比现在的状况更糟糕的了么?


埃尔文微笑着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利威尔望着那只宽厚有力的手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伸出手不轻不重地握了握。


松开之前他突然说道:“走之前你得先把我的精神修复好吧。”


埃尔文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一样挑了挑眉:“哦亲爱的,那可不行。”说着也不松手,就在对方蓦然惊起的目光中,毫不费力地挥动精神触手在那摇摇欲坠的精神领域里搅和了一下,于是小个子哨兵带着一脸“我草泥马”的表情再次软软地晕了过去。


“亲爱的,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这么天真得可爱。”


埃尔文把哨兵垂在自己腿上的手拿开,把人摆好姿势放到被子里去。之后摸黑下了楼,在一楼的甜品店里终于忍不住摸到开关打开灯,在玻璃鱼缸里找到大门钥匙,用终端上的扫描器翻录下来,又从里面打开了甜品店的门锁;做完这一切之后关了灯,返身上楼,从来时的窗户翻了出去。


“鬣狗、夜莺 、夜魔,开始行动。”天已经全黑了,埃尔文快步走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清晰低沉的指令通过“夜网”传达出去。收到回答是下一秒的事情,三个声音在耳机里前后响起:“明白。”


 -TBC-

评论

热度(35)

  1. 尊青枕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