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青

【团兵】深蓝色战歌MAZARINE BATTLE HYMN - Chp 22

枕上半弦:

Chapter 22 摩卡


“那么‘尊敬的史密斯上校’大驾光临,是有所赐教了?”小个子的男人微微扬起下巴,讽刺道。


对方锐利张扬的目光看得年轻向导简直心痒痒,这才是对方真正的模样——不是围着围裙在甜食点心女人小孩间转来转去的虚伪模样。他大大咧咧地拉开桌边的椅子坐下,一手随意地搭在衬着漂亮格子桌布的桌子上敲了敲:“赐教是不敢当,我是为了你来的。”


利威尔眯了眯眼睛。


在这个角度下,埃尔文可以尽情欣赏对方下颌到脖颈的线条,利落流畅,精致好看:“嗯……来杯摩卡吧?”


黑发的吊眼角站着没动。


于是蓝眼睛换了个姿势,继续笑意盈盈地望着他:“怎么着也算故人相见,一杯咖啡都不愿意招待吗?”


吊眼角终于嗤笑了一声,朝料理台走去:“你也不怕被毒死。”


“如果你想弄死我的话,凭借你的哨兵能力,可以有一百种不同的方法干掉我,何苦要用下毒这么麻烦又作践的方法,”蓝眼睛虚了虚,向后靠在椅背上,大马金刀地叉开两条长腿,“更何况,你们现在可不想让我死。”


“太有自信了吧?”吊眼角的声音从那头低低地传来,“从我们的角度来讲,你活着或者死了根本就无所谓。不,或者说,反正你总不可能加入我们,那活着还不如死了更好。”


埃尔文稍稍收起了戏谑的表情,道:“你们现在想要的东西,难道不是我活着才更有价值吗?”暗地里,精神力已经飞速调动起来。既想从我这拿到东西,又不在乎人是否活着。那么应该是不以人的存活与否发生性状改变的东西。能从老房子里找到的,也能从自己这里得到。难道是……


“也许吧,这并不关我的事情。”说话间利威尔已经泡好了咖啡,把精致漂亮的杯子放到埃尔文面前。久违许多年的香气立即调动了感官的注意,埃尔文道了声谢,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忍不住发出赞叹的声音。


利威尔像是没听见一样,兀自拉开另一边的椅子坐下,于是现在的场景看上去有那么些诡异——至少利威尔是这么认为的。他从未想过与对方的再次见面是坐在桌边讲讲话的情形。但正如对方所说……现在还不能杀了他。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格杀”这件事本来就超出了自己的权限。而对方看似松懈的姿态下其实是绷得紧紧的神经,随时可以应对自己突发的袭击,这一点作为一个体术优异的哨兵,自己从对方进门的那一瞬起就意识到了。


时机未到。


埃尔文像是情不自禁似的又喝了几口咖啡,然后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杯子,重新望向对面的小个子:“手艺真不错。说实话,我一直以为你那个时候大概是活不下来,就算是活下来也会落得个向导恐惧症之类的毛病。”


然而小个子丝毫不为他的挑衅所动:“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


“不,并不是失望,或者说是欣喜更恰当,”蓝眼睛里似乎是带上了一丝真诚的笑意,“你知道,你不但获救了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这件事让我高兴得简直睡不着觉哪。只是,”说到这里似乎是故意顿了一顿,微微低下头,稍稍拉近了与对方的距离,“我原以为你会过得更好些的。”


利威尔挑眉:“我过得很好,不劳你操心。”


“不是这样吧?”埃尔文压低了声音道,“像你这样顶尖的哨兵,放在全欧罗巴都是数一数二的水平,一般情况下会是优先和向导结合的存在吧?但是你现在没和任何向导结合也就算了,他们居然连个配对的向导都没有给你找……如果是在欧罗巴,可是说不过去的事情。”


利威尔的眉头极细微地皱了一下,很快又摆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只有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才会把向导和哨兵当成猪猡一样的生育工具,我爱跟哪个向导结合就跟哪个结合,要别人操什么心?”


埃尔文不仅看到了对方一瞬的表情变化,而且准确感知到了那一刻不算轻微的精神波动。一边暗自思索对方话中的线索,一边又端起咖啡道:“话不是这么说吧,未结合哨兵若是长期得不到向导的精神疏导,很容易逐渐趋向狂躁。这个问题到现在还未解决,你们大概也还没找到什么好办法吧,不然你也总不至于依靠抑制剂过日子——”


“你话太多了。”


对面的小个子突然一脚踹翻桌子,唰地站了起来!


埃尔文像是有些呆愣般仰着头望着对方,对方的目光凶恶得如同地狱里的三头犬一样,垂在身侧的手已经紧紧握成拳头。只听得小个子以阴沉得近似恐怖的声音说道:“我是不是有向导,我是不是使用抑制剂,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知道就知道,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说得太多,就容易招致杀身之祸……”


埃尔文清楚地感知到强烈的杀意! 


他把手中的杯子轻轻放在窗台上,凝视着对方。然而下一刻,还未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人就已经被对方扑倒在地上,对方铁钳一样的手狠狠地箍住了自己的脖子!速度和反应度的差距太过悬殊,以至于直到被完全限制住动作埃尔文都没能做出任何抵抗!


脖子上的力气非常大。空气一点一点被隔断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埃尔文睁着眼望着头顶上黑发男人凶神恶煞的灰眼睛,他知道那眼睛后面是濒临狂躁的精神。


“你以为我为什么没有向导?因为他们都被你杀了啊……迷宫里的时候,还有控制机房里的时候!”


啊,快要缺氧到头脑晕眩了。


再紧一分,脖子就要断了吧。埃尔文却突然露出一个微笑。


“那还……真是,可惜啊。”


他艰难地说着,精神力突然暴起,无数把长剑一般刺入早已被包裹、渗透过的哨兵的精神领域!


头脑中瞬间暴涨的剧痛让利威尔一阵抽搐,松开手抱住头,无法控制地跪伏在地上!


“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了,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样做将付出代价。”埃尔文悠然爬起身,正了正衣领,又端起窗台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垂眼望着由于受到折磨而浑身发抖的敌人,男人的眼睛里再无笑意。如果利威尔此时抬起头的话,就能看见对方的目光比自己之前更加肃杀和可怖,像是酝酿着海啸的海平面:“你可以向格林汇报今天的事,不过我劝你最好别这么干。报上去之后说不定会引起更大的不信任,你说呢?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毕竟我可是为你好啊……你知道,我是真的欣赏你的。”


他说的话不知道地上的小个子听进去没有,因为后者自始至终都只发出意义不明的低吼和喘息。


埃尔文眨了下眼睛,精神触手把对方的精神领域刺了个对穿。有着钢铁般身体的哨兵失去意识倒在地上时,他仿佛事不关己般戴好帽子,拉开店门走了出去。


-TBC-

评论

热度(32)

  1. 尊青枕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