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青

【团兵】深蓝色战歌MAZARINE BATTLE HYMN-Chp 13

枕上半弦:

Chapter 13 一击


对方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精神向导此时已不受控制地跑了出来,发出嘶哑的咆哮。澎湃的精神力量如同浪涛般拍来,埃尔文的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那像是风雨下暴怒的大海,或者一支失控的进行曲,锣鼓喧天,筝瑟齐鸣,叫人心惊。他自然记得这个精神波动,这正是之前遇到的那个狂躁边缘的小个子哨兵……不,现在可能已经不在边缘了。


哨兵在拥有强大体能的同时,原本就有同样增强的精神力量作为支撑,只是他们因为大脑的进化程度未能跟上,难以对精神力量做精细的操控。然而即使如此,正常的控制精神力量是每个哨兵的必修课,狂躁的情况只有在非常情况下才会发生,更何况……


埃尔文抬眼往那个方向望去,尽管一片漆黑,但他能感知到那里还有一个向导,是之前逃掉的那个。刚刚交手结束后他以为那向导会对哨兵进行疏导的,现在看来,不是没有进行疏导,而是疏导没有用。


粗重的喘息萦绕在每一个人耳边,房间里的回声很重,那声音经过屋内物件的重重反射层层交织着压过来。埃尔文倒不担心自己的队友被精神感染,毕竟神鹰的特种兵们都是接受过抗感染训练的;只是那狂躁的哨兵在这种得不到救助的情况下能坚持多久,就很值得担忧一番了。


说起来那明明是敌方的哨兵,可常年接受了哨向精英理论的优等生显然未能跳出“哨兵是珍贵的,强大的哨兵更为宝贵”的思维桎梏,这种情况下居然还为对方稍稍可惜了起来……


“……利威尔!”他第一次听见那向导开口叫对方的名字,焦急而绝望的,他知道那向导一直在尝试精神疏导,只是没办法在一团乱的、攻击性极强的精神领域中找到头绪。


说起来有点奇怪,他们逃出后这么久,对方居然一直没有发出警报找人追踪他们,并且也没有向这个庞大的组织寻求帮助,解决哨兵的狂躁问题。埃尔文不相信这么多哨兵向导的一个组织,找不到一个可以救哨兵的精神医生。这就好像……对方不想让组织知道他们接触过,而刻意隐瞒一样。


“……滚开!”那哨兵低吼了一声,然后是物事撞击的闷响,似乎是他推开了向导,“别管我!滚!”


“利威尔!你冷静下来……你会死的!”向导惊惶叫道,“已经接近十二个小时了……你真的会死的!利威尔!”


可怕的精神波涛不断地冲刷着每个人的精神防护,听到这句话的神鹰们不由得暗暗心惊。在他们的认知里,狂躁发作的两小时内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救治就极可能引发死亡,十二个小时……已经够他们死去活来好几个来回了!


“法兰……赶紧滚!伊莎贝尔她……我没办法!快滚!”


“伊莎贝尔……伊莎贝尔还等着你给她报仇!混蛋,你死了谁给她报仇!”


“呃啊啊啊——”


神鹰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连呼吸都屏住。那个哨兵已经接近极限了,他们最好是能不动声色地等到他死去,然后等一切结束后悄无声息地离开这里。


黑暗里静悄悄的,急促的说话声渐渐低了下去,粗重的喘息构成了偌大空间里唯一的声响。


“嘀——”


这时候智脑突然发出了一声响,在单调的喘息声中显得分外突兀!


弗林斯扫了一眼智脑屏幕,发现是解锁完成了,智脑里的数据正在开始向终端传送。然而这一声提示音显然惊动了那边的哨兵,那喘息声滞了一滞,随即是一声低哑的凶兽怒吼。


“准备。”


既然已经暴露,弗林斯也不再隐藏,枪身上的光槽倏然亮起,对准了对方的方向。


“什么人?!”那向导还惊恐地问了一声,就听得哨兵低吼道:“偿命的人!”话音未落就听得“轰”地一声巨响,那哨兵不知道撞翻了什么东西,直冲着这边而来!


“鼻子真灵,简直跟米克有着一拼。”卡普兰嘀咕了一句,手下却丝毫不慢,闪身避过对方的攻击的同时,抬枪点射!


“我可一点都没觉得高兴……”米克的声音有些漫不经心,身手却极快,瞬间和那哨兵过了三招。


那哨兵的目标很明确,直奔着队中的埃尔文而来!埃尔文这才看清对方的精神向导,那是一只骨肉劲瘦的美洲豹,金色的双眼明亮到微微发红,直扑过来!雪鸮发出一声尖啸扑扇着翅膀去抓它的脸,而神鹰们也自是不会让那哨兵得逞,眨眼间已经战成一团。神鹰们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对方已经是狂躁末期,他们只要拖,拖不了多久对方自己就会因为脑死亡而倒下。


“数据传送还有多久。”弗林斯扣着耳机问道。


“八分钟。”


时限一报出来,众人心领神会。然而就在这时,“啪”地一声,黑暗的房间内顿时灯光大亮!整个天花板上亮起了刺眼的白光,已经习惯了黑暗中视物的哨兵们顿时都睁不开眼睛,手下的动作不由得一顿!


与此同时,“嘟——嘟——嘟——”的警报声大盛,一直躲在后面的敌方向导不仅开了灯,还触发了警报装置!


该死!埃尔文在灯亮的那一瞬就闭上了眼睛,他还能凭借精神感知周遭人的存在。然而就是这么一瞬,对方的小个子哨兵却好像丝毫不受影响似的趁着这一机会越过数人,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压来!


糟糕——!


埃尔文来不及睁眼确认眼前的情况,精神触手已经下意识地刺出,毫无悬念地贯穿了对方的精神领域;连着对方的精神向导一起甩开,把那只花豹狠狠地掼在地上!


“唔……!”那哨兵闷哼一声,正冲过来的身形猛然一缓,倏地倒了下去!


“埃尔文!”缓过来的队友们纷纷朝这边回拢,却见那哨兵已经被自家向导放倒了。不过是短短的一瞬发生的事情,神鹰们不禁都有些汗颜:“死了?”


“应该没有吧……”埃尔文心虚道。其实他也不是很确定,刚刚情急之下力道没控制好,有点大了,对着这么一个狂躁的哨兵一触手戳下去,死没死他还真没谱。


“埃尔文和卡普兰去干掉后面躲着的向导。”弗林斯说道,“二组,不能快点吗。”警报已经触发,大批的人手应该正在向这里集结,不出意外的话很快他们就会被包围。到那时可就是真的生死难料了。


卡普兰闻言已经窜了出去,一边还不忘喋喋不休:“就是啊老塞,不能快点吗,我们都要被包围了就是你动作太慢好吗!”


“闭嘴……再有一分半钟。”每次耳机接通后那边的键盘敲击声就密集得跟下雨似的从来没听过,二组一直都在尽力提高传输速度,无需多言。卡普兰听到这时间不由得咋舌,这简直是五分钟搞定啊,赛巴斯那家伙果然是个怪物……一边眼下已经看见了那个正要逃跑的向导,抬起手炮就轰了过去,那向导被吓了一跳却没有停下脚步,朝他看了一眼就放精神暗示过来。


然而向导的实力本来就有限,之前又因为给那小个子哨兵做疏导耗费了大量的精神力,这么点暗示投在神鹰精英的卡普兰身上简直不够看。他脚下不停,转瞬间已经到了向导面前。


那向导小男生长得倒是挺清秀的,只是因为长时间的奔跑和精神耗费而显得狼狈得很,瞪着一双眼睛望着卡普兰。


“嘿哟,细皮嫩肉的。”卡普兰轻笑了一声,手上的匕首抵住了对方的脖颈。


“不……”向导的眼睛里盛了秋波似的微微颤动着,薄唇紧紧地抿着,看上去害怕极了。


“你要是跟我回去,我就不杀你,怎么样?”卡普兰嬉皮笑脸地说道。


小向导还没说话,突然张大了眼睛,捂住头撕心裂肺地大喊起来;细白的脖子碰到卡普兰未曾放松过的匕首,立即见了血。对方那个可怕的向导正在对他进行猛烈的精神攻击,那些精神触手像是一把把钢刀一样劈裂他的精神防护,在他的精神领域里搅个不停!最可怕的,是对方还在他的精神领域内不停地搜索着,向导知道那是想找到自己的记忆!


“不——!”那向导挣扎着,突然眼睛一闭,再次睁开的时候,精神力猛地爆发,把埃尔文的精神触手尽数震开,朝近在咫尺的卡普兰席卷而来!


卡普兰面色不变,手下稍稍加了一把力,那旺盛的精神力还没接触到自己,就倏地湮灭了。


他稍稍侧了侧身避开对方颈动脉喷出的鲜血,随手在向导的衣服上擦了擦匕首后站了起来。


男人看了埃尔文一眼,后者耸了耸肩:“没看到,好可惜。”


“没什么,下次就是了。”卡普兰的目光有些深沉,越过他向回走去。


“我以为你下不去手。”埃尔文跟在他后面走着,有些尴尬地解释道。如果刚刚不是他出手进行精神攻击,也许那向导就不会自爆了。那一瞬间卡普兰真的很危险,如果他的手慢了一丁点的话。


卡普兰哼了一声:“追在爷后面的向导排起来可以绕格陵兰岛一圈,这么个玩意儿爷看不上。”虽然起了戏弄的心思,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特种兵,他的警惕性自始至终一分都没有少过。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任务中的卡普兰从来没有搞错过。


埃尔文轻笑了一下,知道对方不是真的介意也就释然了。然而这时他听见卡普兰低声说道:“来人了。”


外面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埃尔文开始还听不见,很快就连他这个向导也听得清清楚楚了。展开的精神触丝更是探查得清楚,密密麻麻的精神体,数不清的哨兵向导正在从四面八方向他们涌来……


米克的手正放在终端上,等着在数据传输完成的一瞬就把它取下来。


“复制完毕。”屏幕上的进度条走到底,智脑发出语音提示,米克将终端和识别牌一起取下的同时,神鹰一组全体在房间里奔跑起来!


他们没有走来的那条路,而是朝着被放倒的哨兵和向导的来路而去。那二人显然是躲着人走到这里的,他们选择的路,必然是一条更为隐蔽的道路。


他们冲出房间的门,就听得耳机里二组组长塞巴斯蒂安的声音平淡地说道:“一组现在听我指挥,出门左转,从爬梯上去。随时报告敌方动态。”


一队人想都不想地朝左边的爬梯冲过去。文森嚷嚷道:“怎么突然就知道怎么走了?二组不是没有内部地图吗!”


“很不巧,那个智脑里存储的是详细的供能线路图。”赛巴斯蒂安的声音依旧平淡,卡普兰却抖了一抖,他好像看见了对方鼻梁上架着的镜片一闪。一边手脚灵活地顺着爬梯迅速上升,一边就不由自主地弯了弯唇角。真牛逼啊老塞,凭着一副供能图就能推断整理出全幢建筑构造,这就是传说中神一样的队友哇。


=TBC=

评论

热度(24)

  1. 尊青枕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