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青

[喻叶]弱点

羽初琉里:

──叶秋这样的人,指望他自己犯错,也许只能靠下药这一类的场外招了。 *注1


 


当年脑海中冒出的感叹,至今喻文州依然是这么认为。


 


下药什么的,他这个三观端正品格优秀的新时代好青年自然是不会做,会有这样的念头,更多是来自对这个强大前辈的感慨。


 


喻文州喜欢分析,喜欢逐步拆解看似艰难不可动摇的困局,他享受着那种一步一步控制战局的感觉,而叶秋无非是很适合的练习作业。


 


自那之后,琢磨叶秋这个人,便好像成了他的每日功课,无论是赛场上一叶之秋的表现,亦或是赛场外,叶秋的言语、表情、动作、每件事。


 


被嘉世捧在手心的小队长,传言的状态下滑,退役,复出,重回荣耀。从叶秋到叶修,不知不觉他的观察作业也持续了好多年。在这期间喻大队长收获颇丰,踩在友情的白线上用温水煮叶修,煮着煮着终于吃到了人人羡慕的美味佳肴,因为这并不是重点,在此略过喻队的恋爱事业丰功伟业。


 


 


叶修有一个人尽皆知不算弱点的弱点,就是一杯倒的酒量。


 


在几次大型聚会,叶修曾经就这样快速阵亡昏在一旁,最后被队友扛回房间。(请不要有邪恶的猜想)


 


醉倒的叶修很安静,不给别人添麻烦静静地睡死,某种意义来说,叶修的酒品很好。


 


但是喻文州除了是观察大师,他还是个有实验精神的实践家,在他不露痕迹反复的试验之下,终于找到了那容许值范围极小的──半醉不醉的最佳灌酒量。


 


这种感觉比起反复分析君莫笑的装备、攻击数据,最后终于推测出君莫笑的角色三围,成就感还要更上一层楼。


 


今天喻文州就要继续进行实验。


 


 


 


「洗完澡了?」喻文州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晚上的会议记录和比赛检讨整理得差不多了。」


 


「谢啦,文州。」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叶修下半身只围了一条浴巾,他走到房间角落不知道在翻找什么。


 


「在找什么?」喻文州把电脑关了,回头问他。


 


「泡面,饿了。」叶修正在翻那几袋苏沐橙逛街后塞给他的战利品,里面有围巾、口罩甚至还有一堆当地的纪念品,就是不见食物。「我记得沐橙拿了好几包给我……」


 


今天晚上的比赛结束后,国家队众人又在酒店的会议室开了检讨会议,等到开完会,各自回房洗漱,已是夜半,晚餐吃的那点食物已经消化的差不多。


 


「吃这个吧!」喻文州找到自己放在房间的纸袋,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拆封后拿了一块出来递到叶修嘴边。「昨天和楚队他们逛超市买的,国内没有的牌子。」


 


叶修从善如流的张嘴接过,咬了咬,「酒味好重。」


 


喻文州微笑,把手指从叶修嘴边收回,自己也吃了一块。「是酒心巧克力。」


 


──而且是高浓度的白兰地酒心巧克力。


 


「好吃吗?」喻文州帮他倒了杯水,「喝点水。」


 


「还不错。」叶修接过水,在床边坐下,懒洋洋地把自己靠在柔软的枕头上。


 


即使是一包两元的路边巧克力大概也会得到一样的评价,喻文州不是很在乎巧克力的分数,他更满意的是叶修那已经有点红润的脸颊,和半张不张开始迷蒙的眼睛。


 


生理反应永远是最忠实的数据。


 


他走到床边站在叶修面前,帮他把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手指凑近叶修唇边低声说,「我手上还沾着巧克力,帮个忙吧。」


 


叶修一笑,睫毛颤动着,「你这个手残。」


 


喻文州微笑,手指抚过叶修的嘴唇,感觉到指尖传来湿润的触感,叶修探出舌尖,正在一点一点舔拭他手上残留的巧克力。


 


「好吃吗?」


 


叶修咽呜着回答,「好吃。」


 


「喜欢吗?」喻文州柔声在他耳边问。


 


「喜欢。」这时候喻文州半个指节已经深入了叶修口中,叶修说话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却可以从舔拭动作中感受到直白的贪恋。


 


──看,如此顺从且坦率。


 


喻文州感叹着,其实平常的叶修说话也非常坦诚,但这份坦诚配上他的强大,明明是实话实说就成了嘲讽般的杀伤力,受害者黄少天张佳乐等人细数不清。


 


而这样柔顺的叶修只有他见过。


 


在这样的状态下,叶修意外的不害燥,恋人之间那种平常说不出口的羞耻话语,在他引导之下,都能从半醉的叶修口中说出来。


 


像是好喜欢文州、想要你过来、接吻好舒服之类的话,这种平时无法奢求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语,酒精的作用下叶修说起来毫无顾忌。


 


连是不是初吻、什么时候开始中意他这样的珍贵情报,也都如探囊取物。


 


白天是带领他们在异国奋战的可靠前辈,夜晚却顺从地在他身边吐露亲密爱语,这样的反差让喻文州大感愉悦,也让他对找机会偷偷灌酒的这件事乐此不疲,当然,仅限于两人独处时。


 


似乎是累了,叶修放开被他舔的湿漉漉的手,靠在喻文州身上蹭了蹭,「想睡。」


 


「嗯,睡吧!一起。」喻文州扶着叶修枕到枕头上,盖好棉被,上床躺到他身边,遥控关了灯,感觉到黑暗中叶修温暖的身躯朝他靠拢过来。


 


──这个甜蜜的弱点,他会一直珍藏着,谁也别想从他这里拿到攻略。


 


 


 


 


 


 


 


 


 


 


 


 


 


*注1 修改自番外原文


 


好羞耻,没想到我会脑洞突发写了这样的喻叶,都是番外的错啦(摀脸)


不知道是不是看太多同人文里腹黑喻队,现在一看到「喻文州温和的微笑」这样的句子,都会忍不住怀疑在那温和的微笑后面到底藏了什么(被打)


虽然喻队在场上的控制能力强大,日常表现上他真的是个温和有礼的好青年!所以说写喻叶真的是要很掌握那个度啊!!!有些小情趣关系确认后才可以做,八字都还没一撇就玩腹黑,太过度的话就变成鬼畜文了。

这篇文也算是犯规用酒精写了很软的叶神,愧疚又有种快感(是怎样啦),不过我想叶神真的发现喻队在搞鬼的话,也就是竞技场虐手残一顿出气罢了XD


评论

热度(594)